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

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12|回复: 66

漫漫回家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6 01:42: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建勇 于 2016-11-28 21:10 编辑

                                   漫漫回家路
                                                                                         作者:王建勇


      爹娘在哪里,家就在哪里!我是1986年冬天离开东营市利津县的,娘也在一年后到淄博定居。因此,接下来的三十年,无论是中秋节还是过春节我都在异乡过。
      即便同在淄博市,我每年去看爹娘的次数也是有限的,平均两个月一次就不错了。2000年4月,我从淄博调到济宁工作,回家看爹娘的次数就更少了!
      今年的五一节前,爹娘跟随我四弟回到了原军马场的八分场。从此,我的思念随之北移了两百公里。即便是爹娘住的地方离我生活的小村庄还有一百多里路,可那毕竟是故乡呀!我期盼着农历八月的到来,因为中秋节的第二天是老爹八十大寿,再忙我也要回去。刚进入八月就开始准备,终于在八月十四这天开车上路。
      出济宁北行,从二十里铺以北上日东高速。汽车沿日东高速东进,到达兖州以东才转到往北的京福高速。女婿驾车驶上泗河大桥,我忍不朝往东远眺,在泗河的北岸是否有叔梁纥垂钓的身影?(叔梁纥:孔子的父亲)结果是让我失望的,泗河两岸,看不到一个人影,倒是有几只水鸟在低空盘旋。老天是否给于它们馈赠,这要看鸟的命运和造化。
    高速路是改革开放的产物,飞转的车轮缩短着我与家的距离。大汶河里的围网罩没罩住鱼?这些我不知道!可它罩住了历史!大汶河的水流淌着“大汶口”文化,积淀下的中华文明就圈定在这些围网里,没有哪一个人去突破和更新!屹立的泰山阻挡了北来的寒风,汶河的水似乎在潜意识里受到了这来源于大自然的呵护。
      从泰莱入博莱,道路两旁的景色在不断变化。下坡的减速带让汽车微微颠簸,那是在提醒司机减速,保持车距。远山的岩层裸露着,让我这个接触过地质工作的人联想到很多,绝壁的下面必定是断层无疑。驶过上佛羊大桥,便是相隔不远乐疃和青石关两个隧道,高速路东侧便是我奉献了十四年青春的夏庄煤矿。车轮碾过的路面深处,有我爬行过的低矮巷道,也有我流过血汗的采煤面。强忍着激动扯回对那些激情燃烧岁月的回顾,汽车顺行到滨博高速,路面平整了许多。不多时,几丈宽的小清河一闪而过,我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了它在静静流淌。它是清澈的,没有浪花,也没有涟漪。我去过它的源头大明湖,却没有到过它的入海口羊角沟。凡事都有遗憾,我丝毫没有后悔的意思。
      当黄河大桥出现在视线里,我忍不住将歪斜的身子坐直。黄河里的水虽然不大,但没有断流,这是近期上游没有降雨的体现。微闭双眼,我在脑海里画一个轮廓,黄河在滨州以南是西南东北走向,到达利津境内就几乎是南北走向了。
      叮咚,上衣口袋里传来手机里短信提示,我赶忙掏出来看,见是四弟发来的:从滨博高速三号出口下高速,正直往东朝东营方向开,到达利津县城往北拐,到利津县城以北的大转盘朝东北方向开,朝正北方向会误入沾化地界。穿过整个河口区,沿“河孤路”往东,大约三十华里,连续过三个加油站有一块绿色的牌子,前行二十米,见路口往北拐。大约行驶六公里,往西看有一片房子,那就是八分场。
      有了四弟的短信提示,心里总算有了底,车速明显加快。进入利津地界,路面上跑的都是大型的油罐车。目光穿透稀疏的苇絮,磕头虫(油井)的低头频率始终保持着一个节奏。路边的棉田里有几个蒙着围巾的中年妇女在收获秋天,我似乎嗅到家的气息。尽管眼前的一切是那样的陌生,但那种亲切感的确是涌自心底的。
      汽车从老家“西洋江”村东几公里处路过,田里的庄稼遮挡了视线,我只能从路标上辨别出它的大体方位和距离。老宅已经在几年前卖给了别人家,曾经为我遮风挡雨的房屋已经不复存在。再往前走,这是我十八岁赶着牛车走过无数次的路。车轮碾过之处,有我当年留的脚印,还有黄牛那多出我一倍的蹄印儿。(多出一倍:因为黄牛是四条腿)
      眼看进入河口区,路东有块牌子写“三义和”XXX几个字。我记得这里曾经是一个马车店,我还住过几次。眼看四十年过去了,那低矮的土坯房,乱匝匝停放的胶轮车和地排车,还有那拴在车架杆上的驴、马、牛、骡子等,都还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拐上“河孤路”不久,我便看到“挑河桥”的牌子。三十年前我走过的“挑河桥”在往利北的公路上,那里的挑河是东南西北走向,往西不远就是“刁口渔业社”。这里的挑河是南北走向,可见河流的变化无常。挑河里流淌的是咸涩海水,水位高低随着潮汐的变化而变化。
      出河口区往东,已经看不到村庄的影子。从河孤路往北,柏油路只能容得下一辆车。假设对面来车,必须有一辆开到荒草里避让。微风里似乎可以闻到海水的味道,路边的槐树林里偶尔有羊群出现,微微泛黄的秋草衬托着一片片淡红色。我知道:那是即将走向成熟的“赤碱蓬”,是它帮着不计其数的东营人度过一九六零年的生活困难时期。
      隐隐约约,我们的左前方出现了一片房屋。我似乎看到了爹娘的影子,心跳在不自觉地加快。
      拐过水库转角,远远看到一群人站在一所院子的大门口。那是早到的大哥、大姐、妹妹以及晚辈在大门外等我们。走近了,走近了,我的血液在胸腔里沸腾。
      就在我迫不及待地打开车门,一只脚落地的瞬间。小妹搀扶着的老娘迎面走来,娘颤颤巍巍地喊出了我的乳名,声音不再像当年那样洪亮。热泪像泉水一样涌出我的眼眶,扑簌簌砸向地面,落到胸前,一路风尘被泪水冲刷得荡然无存。
      漫漫回家路,阻挡不住游子的脚步。娘在,家在!爹在,家安!








                                                                                             2016年9月26号凌晨1点37分初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26 08:5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看你那么小,竟然还有女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26 08:52:32 | 显示全部楼层
甚至还有了外孙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26 08:5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外孙女还那么大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26 08:5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漫漫回家路,阻挡不住游子的脚步。娘在,家在!爹在,家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26 08:5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感人的!游子的心都是有共鸣的,谢谢建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26 09:43:06 | 显示全部楼层
爹娘在哪家在哪,说得好。结尾结的更漂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26 09:5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爹娘在哪,那就是家。
还是趁着父母在多回家看看,无论多远,工作多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26 10:0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几乎几天就回家一趟,都是骑自行车,来回五十多里,再累也值得。

母亲现在还记得我,前几天都不说话了,现在又能做饭了,我觉得陪母亲说说话就是很幸福的。那天回家我擀饼,母亲烙菜饼,感觉是那么好。母亲最喜欢吃菜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26 13: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兰玲 发表于 2016-9-26 08:52
总看你那么小,竟然还有女婿

在兰玲姐姐面前,我就是小孩儿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聊斋版主群  会员群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主办 鲁ICP备12031519号  


版权所有: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

GMT+8, 2017-7-22 00:56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