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登录
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返回首页

段奇的个人空间 http://www.rfw.cc/?39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留言板

facelist doodle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加入


唱大风 2017-5-5 21:28
Zcsk2015@163.com         以后诗作就往此网站发。
唱大风 2017-5-3 18:09
今下午18.06,已发送到诗刊编辑处。请放心。
唱大风 2017-5-3 18:04
尽管想好好招待各位,但条件有限,特别咱是因任务而聚,所以没能畅游以赏山水之美。那就等各位有时间时再聚吧。
值得庆幸的是,这次聚会对于老弟的大作他们都提了很好的意见和建议。期待能更好地理解和修改,以臻完美,成为不朽大作。
段奇 2017-5-2 21:14
流苏春事盛,蓼坞夏重来。
紫气千山抱,金光万里裁。
时时飞鸟起,处处野荆开。
放眼天涯处,乡心忘暑埃。
(其三,蹬蓼坞笔架山.同行者唱大风.天际山人.黄家庄客先生)
段奇 2017-5-2 21:06
诚邀山左客,友至主家珍。
   携手於陵路,驻足淦水津。
   闲说三镇古,纵论一村新。
   樽酒围炉暖,城头沐早春。
(其二.於陵会,丙申年正月十三日,与唱大风夫妇先生、天际山人先生、黄家庄客先生,同游周村。)

仙家修憩处,不与世俗同。
淡看商家事,闲调吕剧弓。
结庐人境里,寄隐市朝中。
五柳金兰客,石园捧玉盅。
(其一,般阳石松园寄情)
唱大风 2017-5-2 18:14
速发2~3首诗之 zcsk2015《淄川诗刊》将编辑出版。
段奇 2017-4-25 22:11
杨老师,您对小段的关怀和爱护,我是没齿难忘,这一两天时间我来定,其它到时再说!
唱大风 2017-4-25 04:14
我想请各位来淄城,这次聚会应该我做东。时间还是你们定。
唱大风 2017-4-9 18:07
日前已见过瓜侯,对我谈了《百……》大作,较之发出的评论尤觉深刻有益,期待共谈。
段奇 2017-3-31 21:39
杨老师,非常非常感谢李绍金先生,可以发在网上。
我的电脑老化了,上网很困难,恢复不及时,请您见谅!
唱大风 2017-3-31 17:52
(李绍金先生要发到文企网上,可以吗?  另,请定时间面谈。)
                                                                        浅评段奇先生的长篇小说《百年风云》

       我与段奇先生仅是一面之交,那是在论坛元老杨长勇老师的70大寿筵席上,期间由于初次见面,交流不多,仅从别人口中知道他创作了一部名为《百年风云》的长篇小说,在文企联谊聊斋论坛上连载。小伙子举止文雅,端庄得体,说话诚恳,显示出年轻人少有的稳重成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散席后他非要把我送回张店,途中谈起写作的事,他一再要求我提点建议或意见。回家后我注册了文企联谊网站,在网上连续追看了几天,为加深印象,我又打印了一份,利用十几天的时间仔细阅读,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和感悟。

      之所以叫浅评,原因有三,一是对作品还没有深入研读,二是小说还在修改之中,三是评论的要素不会十分完整。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谈点不成熟的看法,仅供参考,也算是对朋友的一个交代吧。

     中国近代史风云激荡,从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开始一直到1949年新政权的诞生,中国似乎陷入了一种万劫不复的境地,即使作为生活在最底层的普通百姓,也受尽了兵灾战乱带来的苦难。新中国成立后日子也不平静,各种运动频频而至,也没有过几天安稳日子。挖掘和再现这段历史,成为许多文学爱好者和专业作家难以抗拒的诱惑和情愫,《百年风云》既是其中的作品之一。

     《百年风云》大约有45万字。小说从民国初年起笔,一直到改革开放,横跨百年历史。主要讲述了发生在具有“旱码头”之称的鲁中重镇周村“汇昌绸缎庄”主人李汇昌一家的曲折经历。作品背景广阔,人物众多,情节延展自然。作者用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段塑造出了一大批如筚路蓝缕的小业主李汇昌、出身名门,年轻时原本想向天而飞,阴阳差错又回归家庭主妇的三姐儿、性格判逆,追求爱情自由的大妮儿,特立独行走向自我毁灭的甄老师、被自尊心贻害的大蛋子等形象丰满生动,画面栩栩如生的普通人物的典型形象。特殊的历史时期造就了特殊的群体,他们的命运与性格有关,但很大程度上是世事弄人,两者相互交叉,错综复杂,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小说叙事平缓,娓娓道来,初读稍觉平淡,细琢引人入胜。

      凡小说者,无论短篇、中篇、长篇,人物形象的塑造是第一位的,生动丰满,个性鲜明,尤其是主人翁的形象是独特的、唯一的。这在长篇小说中显得特别重要。作者在设计人物时,会充分考虑时代背景、成长经历、周围环境,通过人物的处世态度,着力刻画人物形象。人们在欣赏文学作品时,其实是在欣赏人物独特的形象,或爱怜、或喜欢、或厌恶、或憎恨、或同情……。总之,不管好坏都深象深刻,过目不忘,总觉得这就是“他”或“她”应该做的事,应该说得话,这样的话或事别人是说不出来或做不出来的。凡塑造成功的人物,其行为举止、处事态度、语言表述,甚至口气声色是独特的,不可复制的。写作技巧高超的作家,刻画人物的能力就象修练多年的刀削面师傅,一刀下去,又准又快,绝不拖泥带水,模棱两可,几笔就能使人物丰满立体起来。如《红楼梦》中贾宝玉拒不遵守封建礼教,追求个性解放和爱情自由的叛逆者形象、林黛玉多愁善感,忧郁猜疑,弱不禁风的形象、薛宝钗表面上温柔敦厚,端庄贤淑,实则逢迎圆滑,充满心机的形象、壬熙凤表面巧言令色,内心阴险狠毒的形象都深入人心,成为不朽的典型。近代鲁讯先生的笔下典型人物也栩栩如生。阿Q、祥林嫂、孔乙己、少年闰土等同样让人拍案,念念不忘。

    当然,要成功刻画人物形象,是要确实下一番功夫的。《红色娘子军》电影文学剧本的作者梁信在塑造女主人公吴琼花的独特性格时大费周折,尤其是参军一场如何让吴琼花与众不同颇费了一番脑筋。如果让她穿上军装,一下子就淹没在众多女战士当中,千人一面,主人公无法突出。怎样才能让她与众不同,实在想不出好办法。为此他在好几次“进去了”(作者一种物我两忘的写作状态)的情况下都没能理出头绪。为此他碾转反侧,难以入睡。当时正值五八年大练钢铁,有一天他思想了大半夜直到天快亮了仍然不得其解,迷迷瞪瞪即将入睡,突然被一阵锣鼓声惊醒,晨曦中一队工人敲锣打鼓向领导送喜报。在几乎清一色灰色工装的队伍中,有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人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他眼前一亮,受到启发,突然来了灵感。他改变了原来的创作思路,让吴琼花穿着原来在南霸天家中当丫环的衣服出场,整个场景的人物只有吴琼花没穿军装,非常显眼,观众或读者一下子就记住她了。后来梁信在谈创作体会的时候说过,整个作品这是最出彩的一段。

     这种创作手法在古典小说中也尤为明显。四大名著只所以几百年来仍然有人喜欢,除作者文才飞扬,情节扣人心弦,成功的塑造了各种典型人物是最能吸引读者眼球的亮点之一。红学”研究的论文汗牛充栋,造就了众多专家,许多专家的主要研究对象就是人物性格的研究。刘心武曾在《百家讲坛》讲《红楼梦》,易中天讲《三国》、王立群讲《史记》、马瑞芳讲《聊斋》主要也是讲人物性格的塑造和挖掘。一般社会读者看一部作品后,印象最深的还是人物,记住的是人物,讨论的还是人物,其他的大部分都忽略了。人物性格鲜明,小说就有看头了。

     《百年风云》只所以有看头,有嚼头,正是得益于作者在塑造人形象上下了一番真功夫。

      情节悬念的设置是小说耐看的重要手段。看似平淡无奇,实则冲突不断,看似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这也是吸引读者的创作手法之一。当然,情节悬念的设置和冲突都是围绕人物的命运展开的。或巧缘误会,或人为设局、或事发必然,总之都是为塑造人物服务的。人物性格在情节悬疑中得以延展,暴露在读者面前,让人去体味、揣摩,以达到或恍然大悟、或提心掉胆、或如释重负、或气愤不已、或倍加喜爱等效果。反映在作品里,通过悬念的设置,让读者牵肠挂肚,耿耿于怀,调动起强烈的阅读欲望。如此,小说就有看头了。

    《百年风云》中情节悬念的设置确有独到之处。特别是主人公在“工商业改造、三反五反、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等历史敏感时期,社会的风云变幻总是让人捉摸不透,主人公自然也不能幸免,这就为情节悬念的设置提供了绝好的社会背景。作者在塑造人物形象的设计中,紧紧抓住这一契机,让人物始终处于矛盾的旋窝之中,在不动声色之中为人物命运的走向设置了种种悬念,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从作品的发展脉络看,作者对于情节整体布局谋篇的设计和把控了然于心,所有的章节都与人物性格的发展脉络有紧密的联系。30年前的一个误会,会引发30年后的一大冲突,这就构成了小说的戏剧性,使后面情节的发展看似在意料之外,实际却在情理之中,不会让读者感到突然,情节也不显的突兀。如《百年风云》中因三姐儿嫌弃二妮儿从老家带回来的花生不是什么好东西,李汇昌有感而发说的一段话就为三年困难时期的大饥饿埋下了伏笔,连续读下来,读者自然会引起联想,从而对李汇昌的认识深刻起来。

    长篇小说应有重点桥段,这一点非常重要。许多好的作品对重点桥段的创作与描写都是浓墨重彩,不遗余力,大似张扬。如《三国演义》光写赤壁之战一场就用了近三分之一的篇幅。从刘备败走长板坡开始,中间经过了诸葛亮舌战群儒、草船借箭、群英会蒋干盗书、庞统智献连环计、七星坛借东风、苦肉计周瑜打黄盖、火烧赤壁、华容道关羽义释曹孟德等。正是有了这些重点桥段,作品才显得精彩,可读性更强,文学性更强。《史记》虽然现在定义为史书,但司马迁写的最精彩的部分除了《本记》就是《列传》。个人认为,认为《列传》只所以受人喜爱,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通过对一些历史事件的着力描述,各色人等的形象活灵活现,跃然纸上,大大增加了《史记》的文学性、可读性,这应该是个重要原因。

   注重重点事件的描写,中外作者概莫能外,这也是作者需要注意的事项之一,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百年烟云》的作者明显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他把重点桥段放在如:三姐下嫁李汇昌、老家土地入社、汇昌绸缎庄公私合营、反右运动、文革遭遇等特殊的历史时期主人公命运的变化,包括人物性格及人物心理的延展过程,以此来塑造主人的鲜明个性。通过小说中主人公的曲折故事来折射出社会的变革,从而让读者在认识主人公的同时,对百年来故事发生地整个社会变迁也有大致的了解。把主人公的命运和社会变迁能溶为一体,而且不露痕迹地反映出来,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这篇小说至少是成功了一半。

     当然这需要作者要有相当的背景资料支撑,相当的把控能力和高超的写作技巧。从这一点看,《百年风云》做出了相当的努力,这也是小说耐看的主要原因。

     大凡成功的文学作品,语言的的贴切运用是重要的得分手段之一,尤其是小说人物对话。之所以强调“贴切”二字,就是人物的语言首先要符合人物的身份性格,其次要符合当时的场景。设想,如果在一个家庭主妇和涉世未深的孩子嘴里成语连篇,先不说效果如何,至少是不真实的。个人觉得除非确实需要,尽量少用或不用成语。当然,叙述背景、交待场景、人物心理描写等不在此例。

     小说的滥觞其实在宋末元初,最早叫话本小说,几乎没有脚本,仅仅是列个提纲之类的东西,全部完整的故事全凭说书艺人口口相传。元、明、清小说就此发展而来。这类小说的典型特征就是语言的巧妙运用。如《快嘴李翠莲》中的李翠莲、《碾玉观音》中的璩秀秀等。基本运用白话,通俗简明,生动活泼,有浓郁的生活气息。 宋代话本小说采取的是在“说话”这样的场景里展开故事的叙述方式,这样的叙述模式后来成了白话小说的经典叙述方式。《百年风云》大量使用了具有明显地域特色的乡言俚语,为作品增色不少。

        文无定法,但有定律。创作不易,写出好作品更难,尤其象我们这些寂寂无名之辈。如此的鸿篇巨制由一个年轻人驾御虽有点勉为其难,但能创作出这么岁月苍桑的作品实属不易,勤勉之举令人敬佩。在当下浮躁的现实社会中,这样有追求、有思想又又如此勤奋的年轻人实在不多,能静下心来写点文字的人更是凤毛麟角。段奇之举愈发显得祢足珍贵。

    《百年风云》尚在修改之中,但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已然是块璞玉,相信经过作者的精心磨琢之后,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将是精品。对此,我们充满期待。
唱大风 2017-3-26 17:42
李先生已印好大作,请定时间面谈。
段奇 2017-3-22 22:52
杨老师大德,小段非常感激!我这里没任何意见,唯感觉时间不够用,就着急把一篇一篇的文章梳理出来呢。
唱大风 2017-3-9 06:34
请关注“东岭瓜侯”的文章,这就是李绍金先生的笔名。
段奇 2017-2-8 20:39
预祝您生日快乐!
段奇 2017-2-8 20:39
老哥,过年期间,各种事太多,来不及上网。
另一个我已联系好准备换网络,估计能好点!
天际山人 2017-2-8 20:35
段奇: 正月十五是您的寿辰,今年准备办不办?
谢谢老弟关照,今年不办。元宵快乐。从网上看不到你,是累了环视有其他事。
唱大风 2016-10-29 16:13
已经发证就不用再注册了。
电子邮箱只要收信人栏目打上  :   zcsk2015    就行了。
谢谢关心,贱疾已无大碍。
段奇 2016-10-18 20:47
杨老师,我已在淄博诗词学会注册,正等待验证,怎样再登录zcsk2015?谢谢您!
段奇 2016-10-17 20:59
谢谢杨老师,我将尽快完成!祝您秋安!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主办 鲁ICP备12031519号 )


版权所有: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

GMT+8, 2018-11-18 16:2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