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查看: 241|回复: 0

王善保家的之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31 11: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善保家的之臊
------漫话《红楼梦》小人物悲喜之七十四
常言道:“害人者,终害己。”有些人处心积虑想谋害别人,结果却害了自己,也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红楼梦》中就有一个这样的人,她就是王善保家的。
王善保家的,无名无姓,依附于丈夫王善保称为王善保家的。王善保一家,本为邢夫人的陪房。邢夫人虽身为荣国府长房大夫人,却因是个“尴尬人”,在贾府中没有什么地位。那么,王善保一家作为陪房,也就没有什么倚仗。谁知,世事难料,傻大姐误拾绣春囊,偏把绣春囊交与邢夫人,邢夫人偏偏又派了王善保家的送与王夫人。于是,一个偶然的机会,王善保家的登场了。书中,王善保家的仅有这一次出场,即隐藏在在回目“惑奸谗抄捡大观园”中:谁“惑奸谗”?王夫人。“惑”谁的“奸谗”?那就是王善保家的。从王善保家的表现来看,可得一个“臊”字,即她深感“又气又臊”,落得个无脸见人的地步。她是抄检大观园的始作俑者,本意是“正因素日进园去那些丫鬟们不大趋奉他,他心里不大自在,要寻他们的故事又寻不着,恰好生出这事来,以为得了把柄。又听王夫人委托,正撞在心坎上”,想借此机会图报复、泄私愤。不料,在“抄检大观园”过程中,她虽用尽心机、心怀叵测,一心想抓住别人的把柄,却自讨无趣、自取其辱、深感气臊,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说嘴打嘴,现世现报在人眼里”,引得“众人见这般,俱笑个不住,又半劝半讽的”。
王善保家的之臊,从何而来?
其一,自讨无趣。
“惑奸搀抄检大观园”应当是宝玉以及众女儿诗一般美好生活的分水岭,自此后,大观园的氛围逐渐悲凉起来。这个事件的起因,还不是“绣春囊”,而是王善保家的趁机向王夫人告晴雯的状:“一句话不投机,他就立起两个妖眼睛来骂人,妖妖趫趫的,不大成个体统。”于是,王夫人立即派人把晴雯叫来,当面斥责。就在王夫人盛怒之际,王善保家的巧进谗言:“太太且请养息身体要紧,这些小事只交与奴才。如今要查这个主儿也极容易,等到晚上园门关了的时节,内外不通风。我们竟给他们个猛不防,带着人到各处丫头们房里搜寻。想来谁有这个,断不单只有这个,自然还有别的东西。那时翻出别的来,自然这个也是他的。”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凤姐“纵有千百样言词,此刻也不敢说”,王夫人一点头,“凤姐只得答应”。这样,抄捡大观园的实际总指挥就成了王善保家的,凤姐只是无奈随从而已。“至晚饭后,王善保家的便请了凤姐一并入园,喝命将将角门皆上锁”,开始抄捡行动。先是从婆子们处“抄出些多余攒下的蜡烛灯油等物”,王善保家的小题大做,说“这也是赃,不许动”。到怡红院,袭人带头,丫鬟们的箱子里“不过是平常动用之物”。“到了晴雯的箱子,只见晴雯挽着头发闯进来,豁啷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捉着底子朝天,往地下尽情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这段写,既表现晴雯刚烈不屈的性格,也表达晴雯对王善保家的奸搀害人的愤怒。此刻,“王善保家的也觉没趣”,只得讪讪离去。
其二,自取其辱。
在潇湘馆,从紫鹃房中抄出宝玉的寄名符等东西,“王善保家的自为得了意”,凤姐、紫鹃一说,“也只得罢了”。到探春院内,最为精彩的一节上演了。先是探春冷笑,接着说出“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的警醒之句,然后“不觉流下泪来”。在探春悲伤之际,“那王善保家的本是个心内没成算的人,素日虽闻探春的名,他自为众人没眼力没胆量罢了,那里一个姑娘家就这样起来;况且又是庶出,他敢怎么。他自恃是邢夫人的陪房,连王夫人尚另眼相看,何况别个”。此处,王善保家的自我膨胀,妄尊自大,她觉得比众人有眼力有胆量,瞧不起探春是庶出的身份,又自持邢夫人势力,甚至于连王夫人也不在眼里了。于是,她去拉探春的衣襟,结果“只听‘拍’的一声,王家的脸上早着了探春一掌”。可以说,探春这一掌,痛快淋漓,把王善保家的狐假虎威、仗势欺人的丑态打出原形。接着是探春的一阵骂,王善保家的还犟嘴,又被探春的丫鬟侍书一句骂,“那王善保家的讨了个没意思”,可谓不自量力,自取其辱。
其三,深感气臊。
到李纨处,没查出什么东西。到惜春处,查出惜春的丫鬟入画私藏的哥哥的财物,引出惜春无情撵入画。到迎春处,凤姐长个心眼,“因司棋是王善保家的外孙女儿,凤姐倒要看看王家的可藏私不藏,遂留神看他搜检”。王善保家的搜司棋的箱子,很可能已经看见可疑之物,可她私心作怪,要庇护司棋,说“也没有什么东西”。不想,周瑞家的拦住,结果翻出男人的鞋袜等物,还有一张字帖。那鞋袜是司棋与潘又安定情之物,那字帖被凤姐当众念出,原是潘又安写给司棋的情书。至此,“这王家的一心只要拿人的错儿,不想反拿住了他外孙女儿,又气又臊这王家的只恨没地缝儿钻进去。王家的气无处可泄,便自己回手打着自己的脸,骂道:‘老不死的娼妇,怎么造下孽了!说嘴打嘴,现世现报在人眼里’”,脸面无光,丑态百出,留人以笑柄而已。事后,邢夫人嫌她多事,打了她一顿,她从此称病在家,无脸见人了。
王善保家的之臊,根源在于她的害人之心。这个人物形象,着墨不多,却栩栩如生,她告诫人们:“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现实中,像是王善保家的这种人,似乎还有,应当加以提防。
这正是:
善宝家的真不善,
埋藏一颗害人心。
自取其辱堪羞臊,
丑态百出笑煞人。
2018年10月31日星期三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聊斋版主群  会员群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主办 鲁ICP备12031519号 )


版权所有: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

GMT+8, 2019-1-23 22: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