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查看: 329|回复: 1

奇逸的民间医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3 19: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奇逸的民间医生                    
     斯是陋室。
连绵的山岭东麓,博山城西端,有村子张家庄。庄西,一个有些破落的大院子,原先似乎是厂子之类,闲置了。
     院子东边,一排宿舍似的房间。最北面一间的门开着,壁上挂一个木牌:刘家中医。
院子里三面的房舍颓丧凋敝,陋室门前民至接踵,车马络绎。
迎面是药橱,自西向东足足占了一半地。东边窗前坐诊一位古稀的老者。清癯的面庞,白髪如雪,亮着额头。
这就是刘家中医的悬壶人。
《后汉书·方术列传》有一段文字载:费长房者,汝南(今河南 上蔡西南)人,曾为市掾。市中有老翁卖药,悬一壶于肆头,及市罢,辄跳入壶中,市人莫之见,唯长房于楼上睹之,异焉。因往再拜,奉酒脯。翁知长房之意其神也,谓之曰:子明日可更来,长房旦日复诣翁,翁乃与俱入壶中。唯见玉堂华丽,旨酒甘肴盈衍其中,其饮毕而出。翁约不听与人言之,复乃就楼上候长房曰:我神仙之人,以过见责,今事毕当去,子宁能相随乎?楼下有少酒,与卿为别……长房遂欲求道,随从入深山,翁抚之曰:子可教也,遂可医疗众疾”。  
唐王悬河《三洞珠囊》载:“壶公谢元,历阳人。卖药於市,不二价,治病皆愈。语人曰:服此药必吐某物,某日当愈,事无不效。日收钱数万,施市内贫乏饥冻者。”
刘家中医,仿佛若此。诊金并六付药,一百元。     
懿名不胫而走。我是听抱一兄说起刘先生,她是听别人说的。她听说后来就诊过两次,颇有效。
太太阿朱胃疼,几年来辗转市区医院,胃镜做过两次,西药吃了不少,不效;中医看过多处,效微而渐无;省级医院的名医大家教授来淄川设诊,药有些天价,可胃病诊治得非但无效,且每下愈况。
去年秋天,抱一兄驾她的小车,约我们一块至张家庄就刘家中医诊。
陋室中五六个待诊的人,依次坐在木连椅上,还有几个马扎。
中医老者有些轻裘缓带的晋人风,静坐语轻,一例的望闻问切,既不盛张热情,又无轻忽怠慢,只是平和温淡。桌子上一盆竹柏,蓬蓬然,深青的有点枯瘁。
开药方用一只老式的钢笔,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流行的那一种。落笔有声,形如凤舞,字别具一格,我们大多认不得,只有司药了如指掌。
剂方清简,药草一般五七味,量不过三几克,甚者几粒而已。一边开方,一边询问,谛听患者的倾诉,偶尔笑语
溢出,周围的待诊人都报以莞尔。开完方子每每反复目读,嘱咐患者用那些药引,加多少水,煎多长时间,至药汤多少量,如何忌口为止。
     每次每人处方,汤药六付,药价诊金100元。他们张家庄的村民便宜。奇矣,奇逸。     
司药是一位温婉的中年女子,她的女儿。称药锱铢必较,丝毫不差。
他的药剂量很轻,似乎只有别处医生常量的四分之一。然而常常有效。妻子用了他的药,一付觉得舒服,然后渐渐熨帖。两次的药没吃完,几年间的病累就消失殆尽,可以轻松地吃喜欢的食物了。
第二次就诊时,我乘暇驻足院子,中间有一个水池,睡莲开得悠闲。几棵玉米、丝瓜随意生长着。陋室西窗外有藤科植物在架上泛滥。
这次就诊时几乎在最后,妻子、抱一得以细细的咨询,刘先生妙语间出。中间滔滔地背诵,是古医论的经典吧,我们听不懂。
我忽然得了打油似的四句,借刘大夫笺笔,书而呈之:
慈翁析脉语如春,草木和合贯古今。                     
斋外云白秋净远,红莲出水溢清芬。
     刘医生笑了,说我写得不是他,是京城里大医院的名医。
     这位奇逸的民间医生没有什么头衔,不是博士,不是教授,不是什么名牌大学毕业,不是什么国家级省级市级县级······他只是治病有方,有术,有效。
刘光昇。晤谈中得知他的大名。今年76岁了,轻简矍铄。
2018/6/1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2 11:43: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民间医生值得写一写,医者父母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聊斋版主群  会员群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主办 鲁ICP备12031519号 )


版权所有: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

GMT+8, 2018-11-20 23:5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