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查看: 340|回复: 5

仰望司马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31 10: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仰望司马迁
      初识司马迁是从品读《史记》开始的。大概是在1982年秋冬之际,学校组织我们到临淄参观齐国历史博物馆,在路边的旧书滩上,我淘到了一套1958年中华书局出版的《史记》,竖排版,共十一册。虽是旧书,但品相极好,看得出原来的持有之人保存的十分上心,至于如何又散落在旧书地滩上,想必是有难言的苦衷。几十年来抽空就读,也不知翻看了多少遍。初读是懵懂,又读是惊叹,再读是震撼。即使如此,要走近司马迁仍然遥不可及。前段时间与淄博十中的杨长永老师交流对司马迁的认识,我说,品味史圣30年,至今未解其中味。
     司马迁头顶的光环太耀眼了,只能仰望,无法靠近。司马迁留存于世的著作不多,仅有一部被鲁讯先生称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纪传体通史《史记》,一封写给友人的书信《报任安书》。前者是中国历史母本,"二十五史"之首,记载从上古传说中的黄帝到汉武帝元狩元年长达三千多年的中国古代历史。后者是作者在遭受奇耻大辱,历尽艰辛完成《史记》之后向朋友任安表露心声,满怀悲愤的书写自己的心路历程,但就是这两部著作却奠定了司马迁在中国史学界和文化界崇高的历史地位,可谓千古一人,至今无法复制,更无人超越,千百年来人们对他始终顶礼膜拜。
    纵观司马迁的一生,从个人遭遇来看,李陵"事件为分水岭,前期他是幸运的,巧缘了汉武盛世,遇上了一个"好"时代。他私淑古今贤人,不陶朱,志作青衿,这也为他遭受腐刑时无钱赎罪埋下了伏笔。后期他又是不幸的,遇到了一个""皇帝,惨遭腐刑却忍辱负重,志作猛士,以如椽之笔和史学家的良心发愤著书,矢志不渝,前后耗时十四年终成不朽巨著《史记》。
    西汉初期经过"文景之治",天下安定,国富民强。到汉武帝时国家更加強盛,朝野上下人才济济。司马迁成年后时逢汉武盛世,亲眼见证了汉武大帝雄才大略,睥晲天下,攘夷拓土,东并朝鲜,西征大宛、南吞百越、北击匈奴,国威远扬的风采。天朝这种气吞山河的万千气象也感染了文人雅士的豪情,激发了他们的创作激情。武帝时期的汉赋"穷山海之瑰富,尽人神之壮丽",文坛风气追求奢华气象,以呼应汉武盛世。这种汉之得人,于兹为盛洋洋大观的人文环境对年轻的司马迁是有所影响的。20岁时开始独自壮游天下,"贤潇湘,泛西湖,历昆仑,周游名山大川",搜集遗闻旧事,凭吊先贤遗址,考査诸子文化,感受朝野气象,襟怀益广。初到京城任职的时候,身边全是天下贤能之士,包括贾谊之孙贾嘉、樊哙之子樊他广、冯唐之子冯遂等。他们青春年少,正值芳华,经常在一起读书争论,相互切磋。他任郎中,在汉武帝身边待过一段时间,跟随武帝出巡,既亲眼目睹了汉武帝的传奇风釆,又亲身经历了汉武帝的暴戾之气,对汉武帝有所认识。后任太史令,与他人共同抚定西南,设置新郡,制定《汉历》,人生轨迹相当精彩。由于太史令掌管国家图书馆,使他有机会接触、阅皇家的大量藏书,年轻时的这些经历无疑对他撰写《史记》大有裨益,并提供了优质资源。
    他早年受教于儒学家,跟孔子第十九代孙孔安国学《尚书》,跟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唯心主义哲学家和今文经学大师董仲舒学《公羊春秋》。这些求学经历对他撰写《史记》有非常明显的影响。从《史记》中表露出的以有道伐无道》的情感基础,尊王攘夷的认知观念,崇让,尚耻褒贬历史人物的道德标准中都能端倪可察。
    司马迁的遭遇,带有明显的时代特征,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人为定罪的因素。中国历史上在秦汉以前的史官都是世袭制,纯属民间家族传承,并相对独立于官方,不畏强权、秉笔直书是史官的职业操守,难免对统治者的劣迹陋行付诸笔端,让统治者不舒服。所以统治者对史官的迫害和压制毫不手软,甚至更加历害。秦汉时期设太史令,成为朝廷命官,但级别很低,不为朝廷重视,沦为装饰门面的配角。司马家是史官世家,从祖辈就任史官,家族传承,当父亲司马谈在河南洛阳病逝以后,理所当然的继承了太史令一职。他继承了祖先性格耿直,秉笔直书的特点,坚守史官的职业操守,难免对汉代以来的诸位帝王、包括当朝皇帝的顾忌有所披露而招致汉武帝的疾恨,天长日久,一旦有机会,遭遇灾祸也在预料之中。至于宫刑则是中国封建社会律法的一个缩影。中国从奴隶制到封建制的社会形态,对所谓的有罪之人刑体不诛心,忽视教化,轻罪重罚。其刑法律条都是以残害人的肢体为特征的,令人心悸的古代十大酷刑就包括宫刑。这种司法理念和司法实践到汉武帝时并没有多少改变,而且人为定罪的随意性很大。司马迁就是因言获罪的受害者之一。按当时的律条规定,应该判处刑的不光司马迁,还有“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威西陲几十年的飞将军李广、"汉马死亡宛马到,万人恕怒一人怜",两度出塞,历经生死,耗时十三年开辟古代丝绸之路的张骞等人都犯有刑之罪,只不过他们有钱,按照当时的法律依据可以以钱赎罪,最终免遭宫刑。司马迁则因为使命驱使,心愿未了,心有不甘,更重要的是官轻人微,无钱赎罪,只能面对现实,在生与死的两难选择中,他选择了隐忍苟活,惨遭宫刑的奇耻大辱,这从他的《任安书》一文中可以看出,支撑他隐忍苟活的动力源泉就是太史令的使命驱使和父亲的临终遗嘱。
    司马迁在遭受惨绝人寰的宫刑之后没有消沉,他用一部"究天人之际,通今古之变,成一家之言"的辉煌巨著,反而把余生活出了辉煌。他说:"所以隐忍苟活,幽于粪土之中而不辞,恨私心有所不尽,鄙陋没世而文釆不表于后也"。他相当自信,认为自己的文采是相当好的,必然流传后世。忍辱是为了更加清醒,活着是为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动力源泉。这种精神犹如远年的琥珀,日久弥新,既晶莹可鉴,又光彩照人,即使有一些浑浊,反而更加证明其品质所在。他的这种精神构建是中国文化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仍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等古代圣贤的遭遇和司马迁实在无法相提并论。
    司马迁是一位名传千古的史学家、思想家和文学家他在百般屈辱的人生际遇中精神始终璀璨,风度从未缺席。他与《史记》双星并耀,交相辉映,相互成就,名垂青史,必将被后人继续顶礼膜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31 21:55:2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 10: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史记》我读过两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09:35: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赏读,请多指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09:56:32 | 显示全部楼层
王霁良 发表于 2018-6-2 10:21
好文。《史记》我读过两遍

謝谢赏读,请多指教!    我在《读书五重奏》一文中曾提到过品读巜史记》的经历,由于文章表达的主题不同,稍稍涉及便匆匆而过。对巜史记》的评论文章汗牛充栋,但对作者人生际遇的研究还似乎停留在传统的道德评价之中。历史上的司马迁与史学意义和文学意义上的司马迁应该不是一回事,但根本的区别在哪里,真正的答案很复杂。这篇文章挖掘的不深,立意也稍嫌浅薄。望先生不遗在远,多加指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5 19: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东岭瓜侯 发表于 2018-6-4 09:56
謝谢赏读,请多指教!    我在《读书五重奏》一文中曾提到过品读巜史记》的经历,由于文章表达的主题不同 ...

谦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聊斋版主群  会员群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主办 鲁ICP备12031519号 )


版权所有: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

GMT+8, 2018-11-20 23:5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