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查看: 220|回复: 5

人生有味是清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1 14:0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生有味是清欢
      前几天,与高中同学刘仕禄、张玉平、孙启同相约爬雁门山。临行前专门从手机上查看了天气预报,说天气阴转小雨。清早出门时天阴沉沉,心里隐隐泛起一种场景:灵山秀色,空水氲氤,草长莺飞,细雨绵绵,在弯弯绕绕的山间小路上来一场久违的“雨中行”如何?
      为了赶时间,一大清早就从张店出发,先到淄川会合刘仕禄同学,坐淄川到孙家庄的81路公交车前往田庄。其他的两位同学原本就是当地人,约好在半道上等着我们。
      车驶出淄川东关,便一头钻进山里。公路弯弯,路不宽,极干净清爽。车窗外的景色象一幅水墨画,草是绿的,树是绿的,连远处的青山也是绿的,车象是在画中行驶,令人心怡。刘仕禄对沿途的风景都很熟,一路上热情洋溢,如数家珍的介绍风闻轶事,历史典故、民间传说。我则注意天气变化,看到车窗外云雾缭绕,信风骤起,天阴欲滴,心中窃喜,但又怕暴雨狂风,破坏了雨中行的情趣。
     车到田庄水库,前边有人摆手示意停车,张玉平、孙其同两位同学已在此等候多时。下得车来,天竟然有点放晴,浓雾开始消散,一缕阳光从云缝中射出,天似乎又要放晴,心情稍稍失落,看来期盼中的雨中行不好强求,只能巧缘了。
     雁门山地处淄川区西河镇和太河镇的交界处,典型的山东丘陵地貌,山不高,但很陡俏,形貌昳丽。现在正在进行小流域综合治理,进山的路有一段已经硬化,施工正在进行,轿车无法通行。孙其同弄了一辆三轮车,载着我们向山里进发。沿途施工的痕迹随处可见,被砍伐的树木,被铲除的植被,裸露的岩石,散落的土壤,与周围景色格格不入,原始生态顿然失色,心情也阴霾起来。也许是天人感应,此时天色转暗,浓云又开始聚集,微风中几滴雨点飘落,山色也空蒙起来,雨中行的企愿又在心头泛起。
     车到山根,已无大路可走,一条躲藏在树木草丛中若隐若现的羊肠小径,逶迤曲折,直通山顶。张玉平是本地人,为我们这次爬山,前几天就进行了踩点。他自吿奋勇,头前带路。孙其同则为后勤保障下足了功夫,带了矿泉水和冰红茶。稍事歇息,朝着山顶的方向,走起!
     山虽然陡峭,但不是很难爬。路上没有遇到游人,略嫌寂寞。我们捡了根路边被人遗弃的枯枝当拐杖,抓住两边的小树和灌木,边看景色边慢慢地往上爬。孙其同讲了个故事,说我们现在爬的这个山头叫武王顶,当初武王看到这里风景秀丽,非要爬上去看看,途中一棵酸枣树的弯刺把他的衣服钩破了。武王下旨,酸枣树的剌一律伸直,不得弯曲,果然,从此以后这座山的酸枣树弯刺消失了。一路上我们处处留神,结果一直爬到山顶看到的所有酸枣树都有弯刺。看来武王已逝,酸枣树也无所顾忌,悄悄回归本性了。至于故事真假,不必较真。
   爬到山顶,豁然开朗。放眼四顾,村舍红瓦白墙,隐藏在山水之中,绿树环绕,炊烟缈缈,偶尔听到犬吠鸡鸣。脚下悬崖绝壁,怪石嶙峋,深不可测,令人心悸。周围山头突兀,形势巍峨,绵延起伏,无穷无尽。淄河如练,绵亘蜿延,款款而来。太河水库一碧万顷,翠幕烟绡,风吹水动,波光粼粼。山顶松柏葱茏,草深及腰,山风吹来,涛声阵阵。置身其间,一种镶嵌心底、似曾相识又遥远模糊的感觉在心头泛起,这是一种久违的感动。面对此情此景,江湖已远,恩怨皆空。“人生有情泪沾臆 江水江花岂终极”。大自然是最幽默的,它从不争辩,却用亘古长存的沧桑告诉我们,人间处处有清欢,何必愁怅度日月。
   山顶有一座森林防火监控铁塔,警灯闪闪,提醒游人注意防火,不可弄险。旁边有间屋顶早已坍塌的石屋,墙壁仍在,已是凋零破败,满目疮痍,仿佛向人们诉说着岁月沧桑。据张玉平介绍,这间石屋建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最初是张庄乡的了望哨,天天有民兵站岗放哨,目的是防止敌特分子搞破坏活动。时过境迁,这种特殊时期的记忆,现在已沦为当地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下山没有走张玉平事先踩好的线路,而是选择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山脊,沿途基本上无路可寻,只能判断着大体方向顺着树林空间往下走,路途更遥远,需要的时间更长。除了大家都不愿意走回头路的原因之外,我还有一个藏在心中的秘密,那就是一直期待的雨中行的愿望没能实现,心有不甘,说不定巧缘就在路上。而此时远处雷声隐隐,凉风吹过,雨点开始飘落,而且越来越密集,打的树叶上唰唰作响。从出行之时就期待的雨中行终于来了。三个同学的雨具都放在山下的车里,自然无法避雨,我的伞倒在随行的背包里,索性不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冒雨前行。一开始雨不大,林中串行,满目青翠,空气丝丝清凉,弥漫着淡淡的松树的清香,泌人心脾,虽然衣䄂渐湿,但徜佯在如此的诗情画意中,似乎满足了心中企愿。行至山腰,一声雷响,瓢泼大雨突然而至,越下越大,雨点打到树上,伴随枯叶纷纷坠落,打的人睁不开眼睛,浑身上下全湿透了,三个人瞬间成了落汤鸡。雨水漫草而过,聚集成溪,顺势激流,哗啦作响。情急之下,我们慌不择路,只求下山,无论道路,沿着林间空隙一路狂奔,雨中行变成了雨中逃,模样有点狼狈不堪了。
   不管怎样,雨中行的愿望最后还是实现了,不过与隐隐期待的情景有所不同。何时才能与深嵌心底的情景对接?看天气,更看心情。瞻彼日月,人生悠悠,只要放飞心灵,清欢不吝啬,定会常伴左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8 13: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瞻彼日月,人生悠悠,只要放飞心灵,清欢不吝啬,定会常伴左右。

真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09:4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巷 发表于 2018-5-28 13:00
瞻彼日月,人生悠悠,只要放飞心灵,清欢不吝啬,定会常伴左右。

真好。

謝谢版主,请多指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9 10:48: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东岭瓜侯 发表于 2018-5-29 09:45
謝谢版主,请多指教。

老师您谦虚又客气,我常常写不好,我们彼此学习,共同努力就好。
叫我雨巷就好。您是我的善知识,我能感觉到您的善良。其实我早就不写东西了,这是以前写的,我现在学佛,不亦乐乎。六道众生太苦了,灾难多多,都是人的心行不善造成的,所以要有出离的念头。永脱轮回之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9 13: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雨巷 于 2018-5-29 13:30 编辑

老师的谦虚和喜欢写文章的精神,值得我去学习的。

可惜,我常常叫我的导师失望,导师也经常批评我,对我要求很严格。总是说我心情浮躁,那样写不行。

曾经我的导师常常教导我:“为啥三毛写的好,真性情。为啥史铁生写的好,真性情。史铁生高中没上,刘亮程是农民。”有时候我在想,写作这东西真的跟学历无关。所以导师的苦心叫我永远感动。

看着老师您如此不懈努力,一切法由心想生,相信您的文章一定是最棒的,雨巷为老师加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10: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巷 发表于 2018-5-29 13:23
老师的谦虚和喜欢写文章的精神,值得我去学习的。

可惜,我常常叫我的导师失望,导师也经常批评我,对我 ...

谢谢版主!我写的东西都比较浅,这是因为对生活的感悟不深,表达的方式也嫌陈旧。我欣赏余秋雨先生的一段话:写天可以取其一角,但必先感受满天气象。画地可以选其一隅,但必先四顾大地苍茫。但因学历、经历有限,所以体会不深,定位不准,真正动笔的时候,总觉得心、手、笔不相随,不协调。往往一篇文章修改若干次仍不满意。这实在是一件很苦恼的事。至于怎么能提高,仍在摸索中。共同努力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聊斋版主群  会员群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主办 鲁ICP备12031519号 )


版权所有: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

GMT+8, 2018-11-20 23:5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