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查看: 441|回复: 0

夏婆子之谗------漫话《红楼梦》小人物悲喜之五十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3 16:0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清水弯月 于 2018-5-3 16:07 编辑

夏婆子之谗
------漫话《红楼梦》小人物悲喜之五十六
  贾宝玉对女人所谓“宝珠”论中,把老女人比作鱼眼睛,意思是她们就像是死鱼眼睛一样腥臭可恶。第七十七回,司棋被逐出大观园后,在园门口,宝玉与守园门婆子的一段对话更明确地表达出他的这一思想:“‘奇怪,奇怪,怎么这些人只一嫁了汉子,染了男人的气味,就这样混帐起来,比男人更可杀了!’守园门的婆子听了,也不禁好笑起来,因问道:‘这样说,凡女儿个个是好的,女人个个是坏的了?’宝玉点头道:‘不错,不错!’”其实,这也应当是曹雪芹本人的思想。正是基于这样的思想,所以书中婆子的形象大都灰暗、阴险、毒辣,到处煽风点火,兴风作浪,成为摧残清白女儿的帮凶,夏婆子即是其中一位。
  夏婆子,与宝玉房里的丫头春燕的妈何婆子亲姊妹,藕官的干娘,探春房里蝉姐儿的外婆,后进梨香院当差,戏班解散后又进大观园当差,是一个粗活婆子。夏婆子第五十八回出场,仅用“那婆子”称呼,第六十回再出场时方点名“夏婆子”。夏婆子举止凶狠,言语歹毒,最重要的是一张利嘴沾带着一个“谗”字,即挑拨离间,隔岸观火。
  先说其举止凶狠,言语歹毒。
  第五十八回“杏子阴假凤泣虚凰”中,正逢清明节,宝玉在一株杏树下发呆,“忽见一股火光从山石那边发出,将雀儿惊飞”,原来是戏班的小生藕官在清明节为死去的小旦菂官烧纸祭奠。此刻,未见夏婆子其人,先听其声:“藕官,你要死,怎弄些纸钱进来烧,我回去回奶奶们,仔细你的肉!”接下来,用宝玉的视角对夏婆子做了一系列生动的描写:“忽见一婆子恶狠狠走来拉藕官,口内说到:‘我已经回了奶奶们了,奶奶气的了不得。’”“婆子道:‘我说你们别太兴头过余了,如今还比你们在外头随心乱闹呢。这是尺寸地方儿。’指着宝玉道:‘连我们的爷还守规矩呢,你是什么阿物儿,跑来胡闹。怕也不中用,快跟我走罢!’”宝玉说藕官是为黛玉烧烂字纸打圆场,“那婆子听如此,亦发狠起来,便弯腰向纸灰中拣那些不曾化尽的遗纸,拣了两点在手内,说道:‘你还嘴硬,有据有证在这里。我只和你厅上讲去!’说着,拉了袖子,就拽着要走。”及至宝玉说藕官是为自己祭神,那婆子才丢下纸钱,向宝玉陪笑,只得去了。这些描写,充分展现夏婆子的丑陋形态。面对自己的干女儿藕官,只是一味的压榨,无半点的怜惜。即使在宝玉跟前,也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更见其恶,叫人齿冷。
  再说其挑拨离间,隔岸观火。
  第六十回,“茉莉粉替去蔷薇硝”中,赵姨娘要去教训芳官,“顶头正遇见藕官的干娘夏婆子”。当夏婆子得知赵姨娘来园中的因由后,正中己怀,趁机对赵姨娘说了一大段话:“我的奶奶,你今日才知道,这算什么事?连昨日这个地方他们私自烧纸钱,宝玉还拦到头里。人家还没拿进个什么儿来,就说使不得,不干不净的忌讳。这烧纸倒不忌讳?你老想一想,这屋里除了太太,谁还大似你?你老自己撑不起来;但凡撑起来,谁害怕你老人家?如今我想,乘着这几个小粉头儿恰不是正头货,得罪了他们也有限的,快把这两件事抓着理扎个筏子,我在旁作证据,你把老威风抖一抖,以后也好争别的礼。便是奶奶姑娘们,也不好为那起小粉头子说你老的。你只管说去,倘或闹起,还有我们帮着你呢。”这段话,一气呵成,滴水不漏,明确表达出几层意思:一是芳官敢用茉莉粉替蔷薇硝不算稀奇,藕官还在园里烧纸呢;二是宝玉袒护她们,她们才如此大胆;三是赵姨娘身份仅比王夫人差一点,撑起来别人都会害怕;四是就“蔷薇硝”加“烧纸钱”两件事,惩罚一下芳官、藕官等这些小粉头,好好出口气;五是赵姨娘不用害怕,有我们帮着你。这里,夏婆子既恶毒攻击了芳官、藕官,又把矛头对准赵姨娘心上的仇敌宝玉,更是把赵姨娘吹嘘上天,头脑发热,这才引出四戏子大斗赵姨娘的闹剧。可以想象,赵姨娘如果打了胜仗,夏婆子可以借机泄愤,快意恩仇。结果,赵姨娘打败了,弄了个洋相百出,灰头土脸,却不见了夏婆子的一点相助。等到探春放出话来,要查找是谁在背后调唆赵姨娘的时候,“夏婆子听了,又气又怕,便欲去找艾官问他,又欲往探春前去诉冤”,完全没了主意。
夏婆子如此不堪,其实书中这样的形象还有很多,如何婆子、周瑞家的等等。那么,这些丑陋艺术形象,到底有怎样寓意呢?我觉得,至少有这样两点:一是为书中诸如鸳鸯、平儿、袭人、晴雯等那样一些清白女儿作反衬,用她们的“假、丑、恶”来反衬女儿的“真、美、善”;二是表现出在那种封建宗法社会里,多么清白的女儿也会变得丑陋不堪,令人生厌,从而揭示出封建的社会制度对人性的极度地摧残。
  夏婆子之谗,表现为举止凶狠,言语歹毒,更表现为挑拨离间,隔岸观火。这样的人,当下似乎还有,应当引起我们的警惕!
  这正是:
  凶狠歹毒夏婆子,
  隔岸观火进谗言。
  罔顾清白女儿泪,
  心如冰霜彻骨寒。
  2018年5月3日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聊斋版主群  会员群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主办 鲁ICP备12031519号 )


版权所有: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

GMT+8, 2019-1-23 22:3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