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查看: 746|回复: 4

王霁良:城市高地的乡村歌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4 19: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霁良:城市高地的乡村歌者                                                      
                                                                  ——散文集《北方的信风》读后
                                                                                      路建锋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必然的宿命:在乡村里走过懵懂和青涩的短暂岁月后,作家或许为了生计,或许是怀揣着对文学的梦想,开始疲于奔波在那个灯红酒绿的城市,当浮华云烟般飘散,城市的类似于钢筋混凝土的冰冷和烟花绚丽燃烧后的零落在一天天中逐渐露出本来面目,作家敏感而脆弱的心灵开始如潮水般荡漾,许多次,他竭力向那个村庄的方向张望,他多想急切地走回那里,一抔土,一片树叶,一声鸟鸣,都让他情不自禁地留下感伤的眼泪,甚至无法自持。正是在多次深情地凝望和思索之后,一本跨越时空、代表着作家较高水准的散文集《北方的信风》与我们见面了。
    “《北方的信风》是鲁西南实力派作家王霁良先生2013年推出的新作,尽管作家已在省城生活了20年,但念念不忘的还是故乡东鱼河畔的岁月,这本集子他写了一些苦难,写了一些人生的变数……,语言冷峻,思想深䆳,功力不凡,是一部值得一读并因而受益的精品之作。”现在摊在手中的这本印制精美、装迭考究的散文集,就是《北方的信风》了,正如封面扉页里介绍的那样,作者王霁良,系我省一位知名的散文作家和诗人。
     法国哲学家狄德罗曾说:“没有感情这个品质,任何笔调都不可能打动人的心。”在十几天的断续阅读中,我时刻被作家笔下的故乡牵引着,与其说是我在读书,不如说是作品中那些带着磁性的语句吸引着我走进去,这也使我深深感受到,对故乡以及栖息在那片土地上的人们的深沉而浓厚的爱,始终贯穿在王霁良的笔端。在《莉姐》这篇散文中,王霁良这样写道:“我就在这样的怀念里,瞅着墓草几度含青,带着日思夜想无可言宣的情感、现实和谵妄的交织慢慢长大,走过了那段不谙世事、青春特有的采地,一直到现在还常常想起她。今年夏天她的弟弟来济南,我们在露天的扎啤摊喝到凌晨,提起她,他哭了,我心里的悲痛是哭不出来的悲痛……”而在《月下的路》一文中,王霁良想起了1993年去洙赵新河当挖河民工的人生经历。通篇里,王霁良没有写到挖河的细节,却把挖河时要去菏泽参加自考作为一条引线,由此道出自己所历经的坎坷和波折,其中有这么一段细节,让人读后不禁唏嘘:“在我的日记本里,至今保存着1993年10月30日的客车票,由菏泽到都司,1.2元。”20多年中,有许多东西都扔了,唯独那张客车票留了下来。正是王霁良有着对记忆刻骨铭心的爱和感伤,才让他下定决心在所追求的道路上,一刻不放松。
     如果说《莉姐》、《月下的路》两篇散文,作家是用直白的叙述手法来抒发内心的情感和纠结,而在《河滩》、《两位老辈人的死》、《在表叔家》等篇什中,作家均以“旁观者”的角度来解说主人公的故去,以别人之口来表述我对亡者的怀念和对生命的怜悯与尊重,尽管创作手法变化了,但抒发的感情没有变,读来更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包裹在作家笔下的故乡里。
    我是含着泪读完《怀念村口那一片果园》的,如果不是作家冠以《怀念村口那一片果园》这样一种看似很正式的标题,我更愿把这篇文章当作家书来读。文章开篇简洁明了:“有一段时间没有到你身边了,忙起来就把你忘了,只有在静下心来的时候,才会想起你……”随后的篇章里,作家以在故土和“她”的劳动生活为背景,向我们展现了恋爱中的男女淳朴而欢快的恋爱过程。而在随后的叙述中,当“她”身患重病,已处弥留之际,夫妻的真情处处闪现,让人心肠俱断。如文中写道:“我下午3点回到家,你在半昏迷中认出我来,已经不能说话,只抓住我的手往嘴边拉,眼里滚下泪珠,我们都哭了。”此时,“她”牵挂着他,更牵挂着孩子们,“她”该有多少话要给他嘱咐呀,可病患已不能让“她”去那样做。所以在作家的笔下有了这样让人声泪俱下的记叙:“你死后要穿寿衣,我给你洗身子,骨瘦如柴,肚子胀得像一面鼓,翻身都困难。夜里我陪着你,天很热,棺材还不曾置办,我在你床头放一风扇,吹得蒙脸纸不停地翻起,吹落了就再给你蒙上。你死时睁着眼睛,人言人死后不闭眼是因为还有心事,是啊,儿女还小,你能没有心事吗?你至死没有对我说什么,治疗之后,你说自己能慢慢好起来,留话不必太早,再见到我你已不能言……”大爱无言。此时,作为阅读者,我突然想起了歌手王杰的那首《心痛》:“什么是爱,什么又是无奈,无言的相对,我似乎已明白,慢慢走向你的面前握紧你的手,将忍着眼泪对你说声珍重。以为我们的爱,会流传在世间,以为我们的誓言,会直到永远,谁知昨夜梦里的你,早已经不是你,从此我也不再是自己。以为远方的风,能吹散我的痛,以为黄昏的天边,有渴望的温柔,只是这颗对你的心,从此没有人能懂,带着我心痛的梦飘流。”
     读过《故乡的河》、《在胶东看海》、《竹泉听溪》、《崮乡行》等美文,我更愿说说这本散文集的另外一个鲜明的特点,那就是其笔下的山水无不立意深远,语言洁净自然,读来如行云流水,给人以美的享受。这是一位作家成熟的标志。在这一章节中,我更愿说说《故乡的河》。作为远离故土的游子们,在异乡的夜晚,谁的梦中不曾出现家乡的河水呢?不论那条流淌在游子们梦中的河流是深是浅,是短是长,河里总是游动着鱼虾,河岸边总有青草摇曳,总有野花吐蕊、绽放,总有成群的牛羊在此喝水,总有不知名的鸟儿啾啾鸣叫。在作家的梦里,是这样写故乡的东鱼河的:“五月的河临了水涨的时间,银缎似的河面有水鸟落下,蒲公英飘下的种籽一样安闲,河水静静流淌,分开两岸金色的麦田,让驻足河岸的人,这样留恋……”由此开篇,作家开始写到故乡徐官庄就紧靠在河的北岸,小的时候,就没少吃过河里的鱼,由河至岸,作家又写到了捉金蝉的儿时趣事,由岸再回到河,作家不吝笔墨,接着写到了河边的小动物们。“河堤树林里雀鸟啁啾,除了树上栖息的鹞子、褐色的野兔、花斑鸠、花喜鹊、灰喜鹊、麻雀外,堤上还有很多的洞,田鼠、野兔、刺猬、黄鼠狼、獾、狐狸等都在这儿安家。最厉害的是狐狸,偎着村庄的河堤有不少狐狸洞,又大又深……”有水肯定有鸟,“故乡的河一年四季水量很大,夏天不时有水鸟降落水面,又接着飞起,密密层层的细浪推上岸,打着旋涡,旋转着天空和白云的影子。水边生满了艾草和菖蒲,大的、小的、细腿长喙不知名的水鸟经常在岸上漫步。”
    “岭外音书绝,经冬复立春。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李频《渡汉江》)。在这里我想说说王霁良散文的第三个特点,那就是行文间所显露出的浓浓的故土情结。在作家的一篇《求学记》的自传体散文中,我们知道,作家27岁到了济南,那个时候,踌躇满志的青年多么羡慕这个车水马龙、高楼林立的城市啊,多少个夜晚,蜷居在陋室的他一定想着骑着骏马驰骋战场,定会有较多斩获。然而,现实又是残酷的,干过采编,办过沙龙等等后,作家所受的磨难也就像儿时放映的电影一样,一幕幕出现在心头。那个时候,他有没有眺望过故乡的方向,有没有想着走进低矮的柴门,抚着院中的老树大哭一场。我猜想着,肯定有,并且,不止一次。多少次回头后,多少次痛定思痛后,他暂且掩藏起泪水,为生计拼杀的同时,在自己选择的文学创作道路上一直坎坷地向前走。幸好,他遇到了好多仗义的文朋诗友,遇到过众多和善可亲的像他一样拼搏的普通人,但更多的,他想起了故乡的山山水水,幼时走过的田埂地头,他知道那里才是他的根,才是他源源不断的文学创作之泉。他愿意多看看村子里升起的炊烟,愿意把眼泪和委屈诉给村前的老榆树听。就像他所说“一个人,难的是不断地发现自己,我虽天资不高,但还称得上是一个以意志骄人的人,事业追求上有近乎岩石一样稳的定力。正是靠了这点心头因之一慰的定力,不知多少次把自己从茫然的愁苦中召回,终至创出点面目……”
     一个作家一旦有了这样的定力,那么,他的创作之路定会鲜花相伴,当然,也会荆棘丛生,你想那沟壑丛生的文学之路,哪一步走得不是战战兢兢,而唯有走过荆棘沟壑的创作者,才最终能摘得散着馨香的果实。我相信王霁良有这样的实力,更有这样的视野。
     因为,诚如《北方的信风》的书名一样,他是站在城市高地的乡村歌者。


(路建锋,1975年生人,山东省作协第七届作家班学员,邹城市作家协会秘书长,《孤桐诗歌报》执行主编。在《散文选刊》、《绿风》、《阳光》、《青海湖》、《燕赵文学》、《时代文学》、《北方文学》、《齐鲁晚报》等纸刊发表过作品。有散文入选省作协《齐鲁文学年展2013》、《齐鲁文学年展2014》、《小学生阅读美文集》等,著有散文集《亲近芦苇》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4 21: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问好先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4 23: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文学道路上追求
为文友点赞评说
王主席率先垂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5 06:55:45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先生精神,还原社会本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5 14: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年以后繁华落幕,只有泥土的芬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聊斋版主群  会员群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主办 鲁ICP备12031519号 )


版权所有: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

GMT+8, 2019-1-23 22:1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